在首部曲時,風族的營地是位於森林邊緣的一個平坦草原。因為生活環境的關係,風族貓的速度和耐力可說是居四大族之冠,因為如此的優勢,所以當他們在抓主食——兔子時,可說是十分的有利。在火星剛加入雷族時,風族便因為影族的突襲而被逐出營地,但不久後便因為火星及灰紋的協助而順利返回營地。風族常常和影族及河族發生戰鬥,而且還常常打輸,所以聽起來實在像是個虛弱的部族。但在和雷族結盟後,便會發揮出讓人意想不到的戰力。

風族以及其他部族的領土在二部曲《新預言》中產生了極大的變化。當鴉羽其他三個部族的五隻貓兒一起出外聆聽預言時,風族的大部份領土因為「兩腳獸」的森林砍伐行為而被破壞殆盡。後來與其他部族跋山涉水,到達新的居住地——一片湖泊之後,選了一個和老家十分相似的環境——一片帶著少許沼澤的平坦山丘。因為兩腳獸的蓄馬場距離他們的營地十分近,所以有時便會有夠而迷路在這片原野中,甚至還會追逐風族的戰士。因為地勢遼闊並且居於高處的原因,風族的視野相較以前進步了許多,同時也可以容易的監視邊界的動靜。風族最具爭議的族長便為高星,雖說他帶領了風族走過許多的黑暗時期,但在他死的前幾刻,竟然將風族原先的副族長——泥爪替換成自己的心腹——一星(也就是擺明了一星在他死後必成為新的族長,因為現任副族長要繼承族長的位置),差點引發了風族的內亂。

在三部曲《三力量》後,因為風族認為自己要自立自強,不要再當雷族的魁儡(這只是風族的單方面想法),所以和雷族的裂縫逐漸加深。雖說一星和火星以前有著極要好的友情,但一星卻在當上族長後,便和火星斷絕了友情。往後的風族常在狩獵時常「不小心」跨越雷族的邊界,還將過錯完全怪在雷族的頭上。這種看法在第十六集《天蝕遮月》,風族偷襲雷族營地時達到了最高峰。

 首部曲

吠臉(Barkface)
褐色的公貓,在第二集《烈火寒冰》中以巫醫的身分出場。在火星和灰紋帶領風族回營時,曾預知當天將發生不必要的死亡事件,後來成真(對象是河族的白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吠臉總是堅守著自己身為巫醫的責任及職責。是惟"二"個從第一集活到二部曲的巫醫之一(另一隻貓為泥毛)。見習生是隼掌。
灰足(Ashfoot)
灰色的母貓,以貓后的身分首次出現在第二集《烈火寒冰》中,在首部曲中也一直維持這份職務。直到高星去世而一星繼承其位後,成為新的副族長,是鴉羽及鷹鬚的母親。
鴉毛(Crowfur)
黑色的公貓,以長老的身分出現在第二集《烈火寒冰》中。曾在大集會上抱怨現在的部族及其他年輕貓兒。對火星的身分(寵物貓)也有著諸多抱怨。不過就斑皮所說,鴉毛是個「連星族也可以挑毛病」的苛薄鬼。據推測,是在首部曲中去世,只是沒有明確的時間。
金雀掌(Gorsepaw)
薑色及白色相間的公貓,以小貓的身份初次出現在第二集《烈火寒冰》中,不久後晉升為見習生,是晨花的孩子。曾在小時候一起和族貓們已起加入返回風族營地的旅程,並且在旅程中和火星共處過大多數的時間。不久後成為一星的見習生,並和火星建立了良好的友誼。但在第六集《黑暗時刻》中,金雀掌被虎星做為警告風族的手段而慘遭殺害。在他死後,一星曾和火星悲傷的傾訴,懊惱自己無法讓金雀掌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可惜的是,金雀掌在書中並不是什麼主要角色,所以在幾集後,便不曾再提到過。
晨花(Morningflower)
玳瑁色的母貓,最先以戰士及貓后的身分出現在第二集《烈火寒冰》中。在風族回到營地的旅程中,因為火星主動照顧她的兒子——金雀掌的緣故,故和火星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在戰鬥時,亦不曾傷害過火星。在第六集"黑暗時刻"中,由於金雀掌的死,使她在對抗血族的戰役時,變的兇猛異常。在三部曲《三力量》開始不久後成為長老,是高星的學生。
裂耳(Tornear)
公虎斑貓,以戰士的身份初次出現在第四集《風暴將臨》中。常常和泥爪一起結伴巡邏,並毫不猶豫的攻擊侵入領土的其他族貓,特別是和風族關係良好的雷族貓。在《風暴將臨》中,便是因為阻擋藍星去高岩山,所以成為藍星不再信任星族,還對星族宣戰的罪魁禍首之一。在第六集《黑暗時刻》中,曾當面在火星面前說過,火星將成為一位好族長,但在其後的書中,裂耳卻對火星卻展現了充分的厭惡。是流溪、褐毛、燕麥鬚及兔躍的導師。
網足(Webfoot)
暗灰色的公虎斑貓,以戰士的身分首次出現在第四集《風暴將臨》中。是泥爪的見習生,常常和泥爪及裂耳一同巡邏。和導師ㄧ樣,常常攻擊侵入風族領土的其他族貓,對泥爪唯命是從。在《風暴將臨》中,也是導致藍星不再信任星族,還對星族宣戰的罪魁禍首之一。是鼬毛的導師。
高星(Tallstar)
黑白花公貓,尾巴很長。前任風族族長,在死前將副手從泥爪換成一星,因而引起泥爪的不滿,讓泥爪在"星光指路"中發動叛變。戰士名是高尾。
一星(Onestar)
以前和火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當上族長後卻對火星十分冷淡,戰士名是一鬚。
泥爪(Mudclaw)
叛徒之一,在《星光指路》時被樹木擊斃。

 二部曲:新預言

鴉羽(Crowfeather)
鴉羽是隻藍眼暗灰色的公貓,前往尋找午夜的六隻貓之一,在尋找午夜的旅途中喜歡上羽尾,和羽尾彼此相愛。《新月危機》中,他因深愛的羽尾死去,感到悲痛欲絕。後來在《重現家園》中再次愛上當時雷族巫醫見習生葉池,並在《黃昏戰爭》中和葉池私奔。但因為當時雷族正遭獾攻擊,兩隻貓兒碰巧遇見了午夜,聽到雷族的現狀,馬上趕回了雷族,葉池和鴉羽也從此斷絕了關係。他們生下冬青葉、松鴉羽和獅焰。但鴉羽卻不知道葉池懷了他的小貓!後來他回到風族,為了表示效忠風族而和夜雲成了伴侶。雖然他和葉池現在對彼此都表現得非常冷淡,但其實兩隻貓兒仍然愛著彼此!在《拂曉之光》時得知冬青葉、松鴉羽和獅焰是他的小孩,當冬青葉在大集會時當著眾貓面前說出他們是鴉羽的孩子時,否定與葉池和他們三姊弟的關係。他和夜雲育有一個孩子風皮,但鴉羽卻因葉池的關係而排斥風皮。
金雀尾(Gorsetail)
金雀尾是隻淺灰色和白色相間的母貓,以戰士及貓后的身分出現在第八集《新月危機》中。在第九集《重現家園》時,曾被「兩腳獸」囚禁過,逃脫後循著族貓的氣味到達四大部族的新居所。她的孩子——小莎草、小薊及小燕在第十四集《洶湧暗河》時,跑進下水道被冬青葉、獅焰、松鴉羽、石楠尾和風皮救起。

 三部曲:三力量

風皮(Breezepelt)
風皮是隻琥珀色眼睛的黑色公貓,鴉羽和夜雲的兒子,他是隻強壯的風族戰士,首次以見習生的身份出現在《預視力量》中。他時常做出不機智的評論,而且會毫不畏懼地表達自己的反面意見。他曾在危機發生時顯露出自己的恐慌,然後又開始為自己爭辯。儘管他性情乖戾,他也懂得在些許重要場合配合別人,拋棄他那不友善的態度,並在被指派任務時表示善意。在《驅逐之戰》中,他和他的父親鴉羽以及其他族的貓到急水部落去幫助他們打敗入侵者。鴉羽在風皮有了好表現後小小稱讚了他一下,從這件事可以發現風皮他那誤入歧途的舉止起源於缺少鴉羽的支持。鴉羽之所以會排斥風皮,是因為他仍然愛著葉池。風皮是冬青葉、松鴉羽和獅焰的同父異母手足,他和他們有著共同的父親:鴉羽。但他和鴉羽不喜歡彼此,他和石楠尾成為一對。在《第四見習生》中他被黑暗森林所吸收訓練。
石楠尾(Heathertail)
石楠尾是一隻漂亮、舉止優雅的淺棕色風族母貓,有著令人驚嘆的石楠色眼睛。在《預視力量》和《洶湧暗河》中,石楠尾和獅焰有著十分親密的關係,兩隻貓甚至有著在長大後成為伴侶的構想。石楠尾曾經發現一條在雷族和風族領域之間的隧道,並將這個訊息告訴獅焰,兩隻貓便開始在隧道中祕密約會,假裝他們是虛構貓族「暗族」的成員,石楠尾更是暗族族長。這些祕密約會對兩隻貓的部族生活造成損害,而且當獅焰告訴石楠尾彼此應該將各自的部族擺在第一位,他們倆的姻緣不會長久時,讓石楠尾甚為悲傷。《天蝕遮月》時,她和獅焰的關係進一步地緊張起來,因為當雷風兩族交戰時,石楠尾將隧道的事洩露給其他風族貓,受到了獅焰的譴責。石楠尾否認自己洩露祕密,但獅焰絲毫不相信她,並誓言永遠做她的敵人,如此便粉碎了兩隻貓曾有的情誼。獅焰似乎意識到了自己在做甚麼,但當他企圖向石楠尾道歉時,石楠尾十分唐突草率地表示,自己不希望接近獅焰。其實她很可能仍然愛著獅焰,但現在她跟風皮成為一對。鴉羽是她的導師,而且在《天蝕遮月》時發生的事件前,鴉羽似乎一直嘗試阻止石楠尾步入自己的後塵。
夜雲(Nightcloud)
夜雲是一隻黑色母貓,鴉羽的伴侶,在《預視力量》中和她的孩子風皮一起出現。她和鴉羽的關係有些疏遠冷淡,她愛著鴉羽,但鴉羽對她幾乎沒有任何感情。夜雲十分明白鴉羽過去和葉池的關係,且對鴉羽對葉池不間斷的感情十分嫉妒,即便葉池是個別族的巫醫,永遠無法和鴉羽在一起。鴉羽將伴侶夜雲視為一個必需品,用來證明自己對風族的忠誠。夜雲十分疼愛自己的兒子風皮,且對鴉羽缺少對風皮的關愛而感到生氣。《拂曉之光》時,當冬青葉說出鴉羽和葉池的關係與他們三姊弟是鴉羽的孩子時,夜雲感到非常憤怒。

 四部曲:星的預兆

死足(Deadfoot)
一隻腳扭曲,高星的副族長,死於和虎星帶領的影族的戰役中。
燕麥鬚(Oatwhisker)
鷹鬚(Owlwhisker)
鴉羽的弟弟。
流溪(Runningbrook)
奔尾(Rushtail)
薊掌(Thistlepaw)
鼬毛(Weaselfur)
白尾(Whitetail)
一星的見習生,一隻白色的、很有經驗的母貓。第四部曲時跟著鴿掌、獅焰、虎心、蟾蜍足、花瓣毛、漣尾和莎草鬚一起去探討上流河川堵塞的原因。
隼翔(Kestrelflight)
帶有斑點的灰色公貓,在四部曲《第四見習生》中成為風族的正式巫醫。
莎草鬚(Sedgewhisker)
淺棕色虎斑母貓,在四部曲《第四見習生》中跟著鴿掌、獅焰、虎心、蟾蜍足、花瓣毛、漣尾和白尾一起去尋找河流堵塞的原因。

(維基百科)

 

    全站熱搜

    沙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